媒体聚焦

全国政协委员、和记娱乐董事长童国华:5G要选准突破口,工业互联网、车联网是最典型应用领域

来源:中国电子报
发布日期:2018-03-16

        “中国的技术和应用能够在全球实现引领的并不多,而5G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全国政协委员、和记娱乐董事长童国华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芯片、5G是未来5年中国要着重推动和发展的方向,对通信设备企业来说既是动力也是压力,我们必须做而且要加快做,力争实现5G引领目标。”

 实现5G引领将带来三大益处
       
        目前我国在5G技术、标准和产业化上快速发展,在今年刚刚结束的世界移动大会上,中国移动宣布了将在年内建成全球最大的5G试验网络,再次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童国华认为,实现5G引领将带来三方面好处。
       
        一是从技术发展的角度,只有实现5G引领才会在技术、标准上走到别人的前面,会使人家按照我们的技术路线和标准来做。曾几何时,中国在2G时代每做一个手机、每做一个基站都要支付专利费。如果实现引领,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就从给人家钱变成人家给我们钱。
       
        二是通过引领使中国的技术和产品能够尽快在全球“走出去”,因为引领了全球的技术标准,产品就能够被全球所采纳,更好推动企业国际化进程。
       
        三是能够打破一些国家的技术封锁和束缚,使我们可以走到世界前列,在更高的层面上与国外的企业展开竞争。
       
        如何实现5G引领?童国华告诉记者,目前国家采取了很多措施,一是将通信制造企业联合起来,我们在国际上提出的标准都不是哪一家提出的,而是国内制造业和网络运营商等共同努力协作的结果,国内企业通过联合实现了共同开发、互通有无,很好地推动了我国整个5G技术的发展,目前在5G关键标准和体系上,中国提出的标准占有量是很大的,可以说未来5G是拥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5G。
       
        二是在产业发展中,国家集中力量,包括“大基金”、各个企业在内,都围绕5G芯片进行强力攻关,集中人力物力攻下关键技术。今年年底工信部组织的5G第三阶段现场测试完成,这意味着5G试验网阶段将结束,今年下半年进入到大规模试验阶段,每个试验城市建100个左右的基站,国内三家通信制造企业都会参与到试验网的建设,推动进程非常快。
       
        三是抓紧时机推动5G的应用。5G的应用场景会发生变化,未来5G终端不仅是手机,也可能是汽车或者家中的电器设备或智能化物体等,这导致在5G网络建设和技术处理上与现有网络有很大不同。如在工业智能、车联网技术上会有全新突破。无人驾驶要求车与车的通信要非常迅速,两个车即将相碰瞬间的信息传递一定是点对点、端到端的处理技术,反应更快、灵敏度更高,这些通信特点会催生出很多新的应用。现在的5G就像20年前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一样,为未来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人们的工作生活带来更多更大的改变。
        
要进一步加强5G整体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
       
        针对如何协调资源充分发挥5G作为推动产业升级的枢纽性技术的巨大带动作用,如何统筹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布局5G典型应用场景,如何充分利用5G多领域覆盖和垂直性强等特点推动传统产业升级和产业链结构重塑等问题,童国华建议要抢抓5G技术带来的经济社会转型升级的机遇。
       
        童国华表示要明确5G在未来社会中的定位,构建5G产业大生态。创新思维树立大5G观念,不再把5G局限于传统电信领域,将垂直行业和新兴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应用领域纳入大5G整体推进,构建一个全社会广泛参与、跨行业融合创新的时代。把产业链发展、产业生态构建和重点行业应用作为5G成功的重要方面,将5G战略定位上升到国家竞争力构筑、社会转型和行业升级的基础支撑。
       
        童国华认为,5G要选准突破口,抢占典型应用高地。工业互联网、车联网是5G最典型的应用领域,将推动我国智能制造和智慧交通的实质性突破。汽车行业正处在向新能源、智能网联升级的关键机遇期。大唐及中国企业在车联网技术标准、样机开发、产业合作、应用示范等方面取得主导地位和领先优势,具备支撑汽车行业跨越发展的基础。“中国制造2025”已成为国家战略,包括5G在内的新一代工业互联网将成为智能制造的基础支撑能力。工业互联网的实时性、可靠性、安全性等对5G提出高性能需求。他建议在5G应用规划之初就将车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应用需求提升到战略高度,作为5G应用的两个重要突破口,同步规划、同步布局、协同创新。
       
        童国华表示,希望设立“5G应用及产业化”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实施5G重点应用示范工程。建议国家充分考虑5G渗透垂直领域的典型特点,在跨产业合作、跨部委协调、政策与法规健全、标准制定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设立“5G应用及产业化研究”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加大政策支持,加强产业引导,统筹布局5G在垂直领域应用及产业化发展,整体研究通信基础网络建设与行业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和进程,推动“5G+”应用不断涌现。实施一批5G应用典型示范工程,以示范工程实施促进通信企业与垂直行业深化务实合作。鼓励垂直行业率先规模试验和应用布局5G技术,鼓励通信企业针对5G垂直行业应用提前布局业务和产品,鼓励通信企业和垂直行业合作与联合。
       
        同时,童国华提出要协调统筹5G网络建设。建议我国发挥从3G到4G积累的产业经验,尊重5G在标准研究、产品研发、规模试验、试商用等方面的产业规律,以我为主制定5G频谱资源和网络建设策略,坚持eMBB和中低频段优先发展,5G独立组网,网络建设、用户、行业带动和应用快速上规模,实现5G的真正引领。